第三篇2/1的日記。

今天要下班回家前,桂榕姐問我要不要星期日去工作,

不過星期六還不一定,要看新的工讀生覺得怎樣。

因為我辭職的理由是:我爸覺得我太晚睡了<--真是白痴的理由

(每次回家還要準備每次的小考,加上我還會上網,難怪會晚睡  )

所以桂榕姐想說,只有一天又是星期天的話應該不太會影響到我,

況且這樣的話時薪調高為80元。


聽到這我真的既感動又有罪惡感,

因為我事實上是因為要練啦啦隊才要辭職的,

並不是像我上面的理由那樣,是個聽爸爸話又認真的乖孩子。


曾經我以為就像小瑛在導師面談時跟我說的一樣,

就算老闆沒有我,那家店還是可以找其他人,

我並沒有我自己想的那麼重要。

聽到小瑛這麼說的時候,雖然我很清楚他是為我好,

想讓我看清楚事實,但我還是既失落又難過。

因為這樣讓我感覺到我不被需要,是個根本不重要的存在。

我是個沒有自信又很膽小的人,所以我會為了這些話難過不已...


在之前抉擇要跳啦啦隊還是繼續工作的那段時間,我真的很痛苦,

因為我想要發現不一樣的自己,我想要接觸新的領域。

如果不是因為我這一生只有這次啦啦隊可以跳,我不會放棄這份工作的。

雖然這份工作事少離家近,

又很符合我的理想--爸爸媽媽快樂的牽著小孩走進店裡買小孩想要的東西,

可是我想繼續做下去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桂榕姐真的對我很好!

本來其實星期一到六都要工作的,

可是就因為我應付不來每天的小考轟炸,

所以桂榕姐很阿莎力的答應我星期一和星期四可以不用工作,

而且不同於其他工作的沒有尊嚴,桂榕姐一家都對我和阿姨很好。

雖然事實可能像我媽講的那樣,因為我畢竟是有經驗的人,

訓練新手真的是很累人的事,所以他才會一直答應我的要求。

可是我才不要這樣想呢!這應該是對我的一種肯定。

不管啦!事實就是我想的那樣!

創作者介紹

浮水印

intr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